林业 使用指南
当前位置:关注森林 > 林业生态博览 > 森林生态系统 > 正文

桦树

媒体:果壳网自然控  作者:钟蜀黍
专业号:玫瑰留香 2019/1/9 9:10:35

“桦树”作为树的名字,应该是所有中国孩子都?#33618;?#29983;的。你当年的语文课本里,一定出现过它的身影。


今日主?#21069;?#26726;。图片:TeunSpaans / wikimedia

语文课本中的常客

“杨树高,榕树?#24120;?#26791;桐树叶像手掌。枫树秋天叶儿红,松柏四季披绿装。木棉喜暖在南方,桦树耐寒守北疆。”这是90年代中期,人教版小学语文课本第三册里的一篇识字课文。当我读到这首儿歌的时候?#20849;?#21040;8岁,正生活在南方的小城,那座城市里的行道树最多的是南方常见?#21335;?#21494;榕(Ficus microcarpa)、法国梧桐(Platanus × acerifolia),以及银桦(Grevillea robusta)——银桦虽然名字里也有“桦”,却并不是桦树,而是一种山龙眼科的植物。所以说起来,在学会写“桦”字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对桦树的样貌完全没有?#25293;睢?/p>


白桦林。图片:Ryukichi Kameda / Nature Production / mindenpictures

但小学语文课本并没有轻易?#29260;业?#35760;性。三年级的课文《美丽的小兴安岭》里有“我国东北的小兴安岭,有数不清的红松、白桦、栎树……秋天,白桦和栎树的叶子变黄了,松柏显得更苍翠了”。在一篇卫国战争时期小男孩“?#39302;?rdquo;用口哨给?#20301;?#38431;员送信的课文《?#39302;?#20043;歌》里(原著为苏联籍立陶宛作家彼特拉斯·茨尔维卡Petras Cvirka)里,小男孩的口哨也是“白桦树皮做的”。《小音乐家扬科》(原著为波兰作家亨利克·显克维支Henryk Sienkiewicz)中,痴迷音乐的男孩扬科在死去的时候,“白桦树’哗哗’地,在扬科的头上不住地号?#23567;?rdquo;凡此等等。

其实统计一下上?#20848;?0~90年代人教版小学、初中语文课本中明确出现过物种信息的树木,也许会惊讶地发现,“白桦”的出现频率很高。很多中国南方?#29992;?#27809;有意识到的是,他们远在亲眼见过真正的桦树之前,就已经一次次从语文课本里知道了它


机智的男孩“?#39302;?rdquo;用鸟叫声给?#20301;?#38431;员报信,帮助?#20301;?#38431;歼灭?#35828;?#22269;法西?#20849;?#38431;。图片:语文A版六年级上册

为什么“白桦”能在我们的小学语文课本里频繁出现?#22771;?#35753;我们压一压好奇心,来看看“白桦”是怎样一种植物。

认识白桦

在小学学习结束后,一个孩子或许会对“白桦”产生这样的印象:一种树,生长在北方,秋天是落叶的,树皮也许?#21069;?#33394;的,可以用来做哨子——这已经勾勒出了“白桦”最重要的特征轮廓。

白桦所在的桦木科,和我们吃的板栗所在的壳斗科关系不太远,它们几乎都是典型的北温带落叶树。桦木科里还包括种子炒熟后香脆可口、?#35805;?#35065;进巧克力里的榛属Corylus植物,还有孑遗在江南、只剩一棵野生植株极度濒危的普陀鹅耳枥(Carpinus putoensis)。


左图:白桦;右上?#21495;?#27954;榛(C. avellana);右下:普陀鹅耳枥。图片:Hiroya Minakuchi / mindenpictures;Horst Frank / wikimedia;alchetron.com

桦木科植物一大显著特征就是柔荑[tí]花序——它们不起眼的小花是单性的,分雌花和雄花,雄花紧密排成穗状,柔软下垂;雌花序则在另外的枝头,长成短穗或松果的样子,每朵雌花由一层小苞片覆?#20146;擰?#22810;数时候,这些花序在每年的新叶长出之前,在寒冷且缺少传粉昆虫的春天开放,靠风力传粉。在夏天之后,传粉成功的桦树雌花序会结成松球一样的果序。成熟之后,带着两片短翅膀的果?#30331;?#22914;绒羽,秋风把它们从果序?#20889;?#20986;,飘落到新世界生根发芽。


白桦的雌花序。图片:calpoly.edu


垂枝桦(B. pendula)下垂的雄花序和挺立的雌花序。图片:Peter Schoenfelder

就像松树、柏树、枫树在植物学上指代的都是一类树而不是一种树,“桦树”也是桦木科Betulaceae桦木属Betula大约30~60种树木的统称。这其中,“白桦”作为中文正名,指的?#21069;?#26726;(B. platyphylla)这一广布于东亚,包括西伯利亚东部、中国东北、华北、西北至青藏高原的物种。但中外文化意义?#31995;?ldquo;白桦”和“white birch”,则更广泛地包括了桦木属中的多个物种:在北美,是北美白桦(B. papyrifera);在欧洲至西西伯利亚,是垂枝桦(B. pendula)和毛桦(B. pubescens)。

这些“白桦”拥有很多共同特征,?#28909;?strong>轻巧但坚硬的木?#21097;?#27905;白的可剥落的树皮——桦木属的拉丁属名Betula和英文俗名birch,追溯到原始印欧语的词根,很可能就是?#24433;?#26726;树皮的“亮白色”派生出来的。实际上,典型的具有白色树皮的桦树集?#24615;?#26726;木亚属,在整个北半球大约有12种;这些“白桦”的生长区域也多有重叠,在人类与它们接触的历史里,它们扮演着类似甚?#26009;?#21516;的?#24039;?#25317;?#34892;?#22810;共同的文化icon。


阿拉斯?#24433;?#26726;(B. neoalaskana)也有白色树皮。大约有12?#32844;?#33394;树皮的桦树在不同的区域文化中被称为“白桦”。图片:钟蜀黍

城市的北限在哪里

在人类能够大规模开采和提炼化石燃料之前,树木和森林对于人类的城市生活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。

走出非洲后的人类要在北温带的冬天生存下去,制造庇护所?#24050;?#24481;寒燃料和食物来源就是首要问题。在没有森林的荒漠、草原和高原,人类垒砌石块,过?#27431;拍?#30340;生活,而晒干的草食动物粪便就是燃料——这样的人类聚落多半是松散的。与之不同的是,在树木丰沛的地方,森林提供了一切,人类从森林里猎获动物,采集野果,大规模地获取燃料和建筑材料,或者烧荒开辟成农田——森林使得城市建立在寒冷地区成为了可能


桦木属的?#26893;?#33539;围。图片:Chelyabinsksurovyi / wikimedia

人类的脚步迈过了广袤的欧亚草原,在北纬50°~70°的地域?#19994;?#20102;一大片森林——那是环北极的泰加林带(Taiga),是地球?#31995;?#20108;大的陆地生物区系,有着地球上最为充沛的树木蓄积。泰加林带以裸子植物针叶树为主,?#20889;?#37327;的云杉、冷杉和落叶松,但在连绵的针叶树中,也赫然站立着白桦、桤木和颤杨等落叶乔木,它们能在贫瘠的土壤上迅速生长,填补了针叶树?#26893;?#30340;空缺,是泰加林带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
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克雷马(Kolyma),杰克伦敦湖(Jack London Lake)就位于泰加林带内。图片:Bartosh Dmytro / fotostudio.com.ua

人们泰加林带和温带阔叶林的边缘,沿着山河建立定居点,其中?#34892;?#22312;今天成为了世界级的大城市,?#28909;?#32654;国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、费尔班克斯,俄罗斯的摩尔曼斯克、雅库茨克,芬兰的奥卢。它们的位置大多已经接近北纬70°,冬季-50℃的低温并没有阻挡城市的步伐;但在泰加林带的北缘以?#20445;?#36229;过北纬70°的区域,即使在电气燃料设施齐备的今天,也无法再?#19994;?#36229;过1万人的人类定居点了。

可以说,森林脚步的极限,就是人类城市的极限。它们是人类在极北的冰雪和寒风中建立城市时真正的奠基者。


最初安克雷奇只?#21069;?#25289;斯加铁路线?#31995;?#19968;个港口,如今已拥有40多万人口,?#21069;?#25289;斯加最大的城市。图片:Frank K. / Flickr

一棵树,?#24515;?#23506;的极限吗?

木本植物有着和草本植物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,前者往往有更长的生长时间和寿命,有更出众的高度来获取阳光,但同时也更难?#38047;?#23506;冷造成的侵害

低温会破坏树木活跃的分生组织,结冰使得位于高处的树叶无法获得水分,极地的大风使得突出的树木易于折断——尽管生活于寒温带泰加林中的树木有各种方式?#35270;?#20302;温环?#24120;?#20294;高度大多不超过20米,靠近极地的树木就更?#24433;?#23567;了。在泰加林以北的苔原,依然还有不少树,但它们的形态已成为小灌木,甚?#20004;?#36817;于草本植物般贴地生长,?#28909;?#22570;称世界上最矮树的北极柳Salix arctica


北极柳通常只有十多厘米高。图为北极柳的叶子与雄花序。图片:LeRoy Sowl, USFWS

上天入地,无所?#33618;?/strong>

在极北之?#20445;?#30333;桦是构成森林的最后几种乔木。尽管生长不易,它依然有一系列?#35270;?#23506;冷气候的性状,?#28909;?#22312;冬季至来年早春,白桦的?#25512;?#37096;会充盈着含糖的树汁,这些树汁如抗冻液?#35805;惴乐?#32454;胞结冰死亡。

相?#30830;植?#21271;限几乎相同的云杉,白桦有更多额外的使用价值。云杉木材较为松软,而白桦木材质地轻且坚硬,?#35780;?#22343;?#35748;该堋?#20113;杉的生长近似单轴型,顶部生长点?#40644;?#22351;后,会死亡或从近顶部再生新的生长点;而白桦的生长点?#40644;?#22351;后,会快速从基部?#32466;羀niè]出更多的小树,有点类似克隆。白桦树皮中含有油脂成分,在干燥后能成为极?#29611;?#24341;火材料。


桦木制成的胶合板。图片:Lutzeputz / wikimedia

这些特征使得白桦被更频繁地用作薪柴燃料、工具原料和建筑材料;硬而轻的桦木板有特殊的声学特性,也被用于制造各种乐器。即使在制造一些庞然大物的过程中,白桦木也发挥了重要作用,?#28909;?#26366;被人类制造出来的翼展最大的飞机,休斯公司的H-4“海格力斯(大力神)”,主要部分也是由白桦木制造的——尽管它有个绰号叫“Spruce Goose(云?#32423;歟?rdquo;。


H-4的翼展可达97.5?#20303;?#22270;片:onet.pl

除去木材之外,白桦的树皮也有极为重要的作用。白桦的树皮极?#35013;?#33853;,外层树皮薄而干燥,内层树皮柔软轻巧,几乎可以直接当做纸来使用,印度和尼泊尔就保存?#20889;?#37327;从公元1?#20848;?#33267;6?#20848;?#20889;在白桦树皮?#31995;?#26805;文经书。在维京人和最初抵达北美的原住民看来,白桦结实的内层树皮是制造浅水船只和独木舟(Canoe)的最佳材料;外层树皮不易被水浸润,铺设的屋顶经久耐用;树皮纤维长且韧,可以搓成极?#29611;?#32499;子;树皮干燥后,还可以制造容器、编成篮子、织成垫子等原住民生活中的几乎一切器具;而桦树皮里丰富的酚类成?#25351;?#39311;成的膏状物?#21097;?#34987;称为“桦树沥青(birch tar)”,在石油工业之前是重要的防水材料


简单感受下桦树皮的质地。图为北美白桦(B. papyrifera),由于树皮的特点,其常用的英文名就有papar birch。图片:Dhatier / wikimedia


桦木树皮制成的独木舟。图片:Tony Hisgett / Flickr

?#36865;猓?#22312;饥荒来临?#20445;?#21271;欧?#29992;?#20250;将白桦柔软的内层树皮干燥碾碎后混入面粉中烤制成面包。在春天来临?#20445;?#20154;们可以用特殊器具在树皮钻孔,获取白桦用于?#38047;?#20005;寒的树汁;桦树汁含糖量大约1%,可以直?#21491;?#29992;也可以制成桦树糖浆

演替?#21335;确?/strong>

虽然白桦树皮易燃,但白桦林?#26085;?#21494;林更耐火烧,并且在被野火侵掠后的地方,白桦凭借着种子的轻小能很快?#23395;?#26377;利位置生根?#30830;ⅰ?#22240;此,白桦在森林演替中是一种?#30830;?#26893;物

生态学家们在对北美白桦的研究中发现,在野火?#23637;?#27888;加林带20年后,白桦?#23395;?#20102;绝对优势,每公顷上生长着7500~15000棵白桦树;而在之后的60~120年里,白桦才逐渐被云杉?#25512;?#23427;针叶树取代,直到另一场野火的来临。


有时为了森林管理、耕作或草原?#25351;矗?#20154;们会刻意设置野火,大火过后,最先出现的就是?#30830;?#29289;种。图为在一片黑云杉-白桦-颤杨群落中设置野火。图片:fs.fed.us

白桦林的?#22815;?#29305;点甚至成为了瑞典城市于默奥(Umeå)的传奇。1888年,一场大火席卷于默奥,几乎将它烧成白地,但城中的白桦阻止了部?#21482;鶚频?#34067;?#21360;?#28779;灾过后,市民们在城?#20889;?#37327;种植白桦?#33489;?#24739;于未然,这座城市也因此得名“白桦之城”


于默?#38470;?#36947;两旁种植的白桦树。图片:studyinsweden.se

不仅是于默奥,白桦在北温带人类的物质和精神生活中都扮演着极重要的?#24039;?#21271;美白桦(B. papyrifera)至今是加拿大萨斯喀彻?#29575;。⊿askatchewan)的省树,也是美国新罕布什尔(New Hampshire)的州树。在欧亚大陆上,人类和白桦的接触历史更是悠久:白桦树皮制作的器具曾?#23395;?#20102;斯拉夫人生活的方方面面?#35805;?#26726;几乎可以视作俄罗斯文化的代表物,对苏俄文学产生?#26494;?#36828;影响;而建国初期文化上深受苏联影响的中国,小学语文课本里更是照搬了不少苏俄作?#19994;?#25991;学作品。这些课文中作为背景出现过的白桦树,依然在半个?#20848;?#21518;,击中了生活在江南的我。


气氛突然……图片:pixabay

2014年9月,我?#24433;?#25289;斯加北冰洋边的道尔顿公路返回费尔班克斯。虽然只是初秋,但在高纬地区秋色已经渐浓:远山是颤杨和白桦秋叶的金黄,交织着云杉苍翠中微露的暗红色,白桦明亮的白色树干一闪而过。下午的阳光里,我们把?#20302;?#22312;?#32321;擼?#19968;脚踏入了这片柔软的森林。


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附近的北美白桦林。图片:钟蜀黍

因为低温下落叶不容易?#21040;猓?#36825;里沉积?#24605;?#21402;的腐殖质。北美白桦是这片阔叶林的主要植被,白色树皮剥落的愈伤结构像黑黝黝的眼睛;近地面长满了大朵的牛肝菌,而灌丛主要是桤木(Alnus sp.)和可口荚蒾(Viburnum edule),荚蒾鲜红的小果子显然被黑熊取食过了,灌丛中下还留下了脚印?#22836;?#20415;。正当我们低头?#20445;员?#21628;啦啦一阵响动,两只柳雷鸟一前一后?#19978;?#26519;子深处。

在城市不再?#35272;?#26862;林木材的时代,白桦树依然闪耀着属于自然的?#31726;?#20215;值。

阅读 7170
我也说两句
E-File帐号:用户名: 密码: [注册]
评论?#28023;?#20869;容?#33618;?#36229;过500字,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?#33618;?#20197;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。)

*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!
版权声明:
1.依据《服务条款》,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,版权归发布者(即注册用户)所有;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,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,遵守相关法律法规,无商业获利行为,无版权纠?#20303;?br> 2.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,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,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。该项服务免费,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。
  名称:阿酷(?#26412;?#31185;技发展有限公司
  联系人:李女士,QQ468780427
  网络地址:www.arkoo.com
3.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?#34892;?#20026;,完全遵守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,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?#22659;?#20405;权作品。

 

11选5开奖结果14111760期